• 黄世杰:台湾美感教育“月琴思想起”课程分享
  • 作者:千课万人  发表时间:2016-10-08 15:45:19

  • 台湾美感教育“月琴思想起”课程分享
     

    我是来自台湾的小花老师,刚才上课的方式就是我在学校课堂上上课的方式,如果有相关器乐的欣赏,我一定想办法,借也好买也好,我就会把乐器准备好。新世界交响曲第二乐章《念故乡》里面,主题是英国管,我就买了一只英国管,全新一直60几万台币,大概10几万人民币,为了给小孩子看这个叫英国管。一个吹嘴两三千台币,大概600块人民币,就一只吹嘴,我不是买一只,而是买三只,一只自己吹,两只学生拿去,拿回来就坏掉了,这样一个课堂上一节课,大概2000块台币就不见了,有人就告诉我,哇!你的资本雄厚啊,有这么拼吗?我一直觉得,因为我的学习过程里面,有那实际的东西我掌握了,所以我知道了,但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呢,虽然我们视频很多,但是他看到的还是平面不是立体的,像这样子的课,给他们摸。我们学校经常有大陆的老师去参访,基本上我有机会帮小孩子上一堂音乐课,器乐课也好或者是声乐课,我都会跟参访的孩子或老师做一些互动。

    台湾最近几年,一直在强调阅读理解很重要,什么教阅读理解,懂得题目的内容,才知道怎么去解释,很多学生考试考不好,不是他智能差,而是他看不懂句子在说什么。音乐不是只有演奏,也不是只有听,他更需要小孩子去理解,去内化,所以接下来的课,是要让他们去观察乐器,操作乐器,去触摸之后,他们会通过团体讨论,讨论完以后我们会让他张贴出来,再来分享。一般早期在台湾,我说完就算了,老师上完课就算这节课交代完了,也没有乐器看,只有图片,这个叫小号,声音是PALYCD就开始放了,同学听到了没有?这是长号,就这样子,但是我们试过这样的孩子到了初中,上到相关的课,他还是不明白,我就不喜欢这样子,所以我就会给他们实际的东西,实际的操作,我宁愿把我的课放得很慢,让他懂,而且按照我要求的进度上完之后,交代就算了。我很喜欢老师们或者同学们提问,以我来讲,我很高兴学生把我问倒,学生当场让我出丑,让我回答不出来,我会说,这个老师没有学过啊,谢谢你给我这个问题,我下一次回答你。当然要回去做功课,不然就是糊弄他了。原来他问我这一块我是不懂的,我要去懂。

    各位听过翻转教育吧,学习共同体,不管什么东西,都希望把学习的过程还给孩子,还给孩子不是老师出一张嘴巴,小孩子就去把工作做完,一定要有引导。我现在教四年级,在上个礼拜就跟孩子讲说,下次来上课要教91页的那一段,你查一下C大调是什么,下礼拜写个简单的资料给老师看。很多人认为这是翻转课堂,因为你已经让孩子动脑筋了,但是,你认为小孩子有这么厉害吗?小孩会不晓得你要他的范围在哪里,来的时候他告诉你,我什么都没带,我什么都没弄,所以来的前两天我才上完课。小孩子有一半没有做,有一些呢是随便写一写,有的人来到现场才来抄,那为什么?因为我一直在刺激他们,孩子是需要刺激的,不能你的教学改不了,你要求他们改变。这时候我们就要提醒他,你要去查什么?你可以从哪里找到什么资料,为的就是引导他去翻阅去找资料,一次两次慢慢找到了之后,他才知道怎么做。我曾经被家长骂过,你在教什么东西啊,哪里有那么轻松的,你只要跟他讲去哪里查资料,就可以教了,我说我还要统整,我要帮他分析,我要跟他们讲怎么办。我们一定要引导他观察什么呢?形状,长度,管的高低,管径的粗细,吹奏的方法,你一定要有引导式的,他才会一直动脑筋去思考,你不要去告诉他答案。我以前做过一个不好的事,我怕他们回答不出来,这只管径怎么样,我希望他讲粗细,他给我讲长短。

    我在台湾现在做的是这件事情,美感教育。我问了很多人,什么叫美感?美感就是没有感觉,简称两个字,无感,我觉得好高兴。潜移默化的,因为环境影响,它已经深入了,就没有感觉。艺术为什么好,怎么来说服你的价值,在台湾现在遇到一个问题,音乐课美术课不重要,考试才重要,这边也会遇到一个问题,同样是中国人的地方,考试主导了学生学习的过程。马云说过,艺术是让一个人生活变得更好,更靓丽的一个过程,内容我是忘记了,他对于艺术和生活有一个特别的加强,我现在想给各位看一个东西,台湾怎么在做美感教育。为了要讲出音乐部分,我们要先让各位了解一下我们整体怎么做,美感教育里有一个形式美感,这是视觉在做的东西,它把台湾整个环境整合在一起,他们有引用音乐的部分,因为美术的人很容易有东西呈现出来,音乐就比较麻烦,所以在台湾一开始做的美感教研员,是从美术的部分,建筑的部分先做,而且你会发现,做任何美感的东西,要把它栽进生活,把它美化。我曾经看过一张图片,比较台湾的街道和日本的街道,我们都不写这个是哪里地方的街道,两张图秀出来后请大家举手,那另外那张是谁的。我们来看另外一个,我很喜欢这张照片,各位有没发现一个很不对称的现象,奶瓶特别大,刚出生的BABY奶瓶这么大,就跟我们现在的教育是一样的,我们希望给他很多东西,一直塞一直塞,他能消化吗?不能消化,所以在教学中我们都希望从细微的地方去着手,每次看到这张我就心有戚戚焉。这小孩子打预防针,你看他的表情多丰富啊!我们的课程常常是这样子的,忙,茫,僵化,平庸化……为什么忙?上面期待很高,所以大家都在忙什么,就像我要来的前一天,我也是忙到凌晨两点。去台湾的话,可能会去台南,当时非常多的传说,是当地非常凶狠的鬼屋,但是观光客都好喜欢去看这个地方,原因是它现在变样了。人因为无知而恐惧,因为不了解而担心害怕。进到这个树屋之前,这颗树与建筑物是绑在一起的,整个房屋结构都被树根缠绕在一起,当地的一个小学设计了以后就用铁架子架了起来,让参观的民众就先走到上面去游览整体。这是有一些铺层的,就好像我们要教铜管的时候,为什么放影片,我可以直接讲,但是有放跟没放一个样,如果没放直接讲的时候,其实小孩子不大会理我。所有的艺术教育都是重要的,音乐是美感不可或缺的一种元素,相信对于这些照片,大家出去旅游的时候会感叹不已,沉醉在其中。

    月琴是台湾一个很local的乐器,当然这边也有,这边是三条弦,台湾月琴是两条弦,《海角七号》《野玫瑰》里,最后都用到月琴。为什么不教台湾当地的乐器?因为很难有数据化、量化,没有一个标准,再加上早期这些乐器都是属于民间的东西。这是我工作坊的团队,左上角是我们现在的国宝,正中间带墨镜的那位女士,80几岁了,她叫杨秀清女士,非常值得推崇,她一生都在推广月琴。有一次,我跟她聊天的时候,她就讲了一句话,我们台湾的孩子都不喜欢台湾的东西,难道这个乐器只能是民间不入流的乐器吗?我听了以后,身为音乐人心就纠在一起,因为我不会这个乐器,我是西洋音乐的,我是受西洋音乐培训出来的孩子,我就直接说,对哦,教了那么久,教了20年,不然我来教月琴,教孩子认识月琴,弹奏月琴。难道只有在乡下的孩子,乞丐啦,走唱的啦,随便弹一弹吗?跟她聊了后发现,这真的是很棒的一个东西,为什么我们不把它整合在一起?老师来上课,你要给她点钟点费啊,没有怎么办?没关系,这个时候就要发挥阿甘的精神,当然就是我的右边口袋钱掏出来交到左边口袋,再把左边口袋掏出来,老师你的学费,因为她需要生活费。我去过她住的地方,在山里面,第一个没公车,第二她住的地方是在山坡上,她的脚走路不方便,要爬斜坡,再来她所在地方在台湾算是雨量丰沛的山坡地,一年365天,大概200多天都在下雨。我有次冬天去的时候,冷到发抖,她在那边生活了七八十年,生活不是很好,我们对艺术家都没有很好的照顾,所以我就办了这个工作坊。办工作坊一定就是希望它推展出去,邀请了台北市基隆市的教研员,新北市的教研员,还有宜兰县的教研员,为什么找教研员,因为他们握有推广的能力,所以我们就找来了。宜兰来的,我还补偿她交通费,你来吧,我给你公假,来了以后我们就请了杨老师,我希望做的是通过这样的过程,来认识月琴,回去去推广它,推广以后再去县市去铺层。为什么我选择台湾北部,因为台湾北部很排斥月琴,因为这个是乡下野人在弹的乐器,这是不入流的乐器,他们不认为这是一个可以在课堂上用的,所以老师就说为什么只有在南部有人在使用它,而且也不是在上课,是一个课后的时候在教的乐器。我们用的是公尺谱,我们这边也都有看公尺谱,那我们教学生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过程,我们要感受说唱文字的趣味性,因为教月琴,一定要另外一个东西叫语言,台语,他要用台语去唱,味道才会出来。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台湾很多地方没办法教的原因,因为老师不会讲,但是我会。这里面我们为了要让小孩子能接受,特别把它慢化了,卡通化了,因为我们试过,你只有唱和听,全部睡着了。因为它没感,不是美丽的美,是没有感觉,那就想怎么办呢?奇怪,为什么我一唱的时候,下面的学生闹哄哄,下台之后他就跟我讲,是不是我没有唱好?不是不是,因为他们听不懂,所以我们就跟老师沟通了,做了一个卡通版,小孩子真是视觉型,他看了以后慢慢就懂了。

    一个教案的形成,必须要有一个延续性,所以我们必须要把这样的一个东西进行分析,歌词里面,一句七个字,4+3字的方式,句尾要押韵。比如说,点灯结彩闹葱葱,家家户户门联红,大街小巷炮直放,恭喜贺喜恁众人。我们要带小孩子创作,这样的课程我们大概要设计七到八节课。小孩子一开始的时候写得很糟糕,不会写,但是你要引导他学习,这个就是要教,会教小孩子写了以后,我们把它整合一下,这个我们是用国语来念,因为小孩子用闽南语的话,困难度很高,我们做的第一个要素是,先让他们愿意接受月琴的音乐和这个乐器,再来我们希望,他们以后延伸上去是能创作,不然的话就发现很多老一辈,在唱的月琴的曲调,年轻人不喜欢听也不喜欢唱。所以刚才那个苍蝇蚊子大战,是现代的改编,如果我们唱的比较古典的话,没有人想听。我们重视操作,乐器不是学生买的,是老师自己买的,你准备五六只,他也准备五六只,我也准备五六只,他上课的时候我们就把乐器都借他,他上完课程以后,换他上课,再把乐器载到他学校去,是用老师资源共享的方式,让小孩子去操作。

    学习的过程当中,除了教他以外,还要知道他学习的过程,学习的成果,我们就会让他有自主性。你会了什么?会把游戏玩出来,这是一个九宫格的BINGO图,会让他自己去学习,我们教完之后,他可以唱给老师听,不错了,达到要求了,我们就会给他鼓励,这是一个学习单,不然的话,你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练习,等你讲他已经不喜欢了,都有这个现象。所以我们就用练习单的过程,我们会教老师怎么弹奏月琴,因为这是一个很困难的过程,学习之后,一定要让孩子有表现的机会。在整个学习教育的过程中,达到你要他认识这个乐器,知道这个东西以外,他有表演展现的机会,所以我们会有展演,每一个课程结束,我们的班级,还有一个动作——快闪。我们带着这群孩子去火车站前面,就在下班的时候,我们小孩子或坐或藏地坐在旁边,有很多人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在旁边唱出来了,很多孩子很感动,回来的时候我们也会分享,看到他唱得很高兴。当地的民众看到出了火车站,竟然有孩子在那边弹着,他们以前看过很熟悉的乐器,但是不会弹的乐器,边弹边唱,你知道在场的观众给他们的鼓励,他们都好感动,觉得,哇……很好,回去的时候我们做了小小的聊天,同学们的回馈,结果他们希望能再加强,这是我们的实验课程,乐器是一个问题,教的老师也是一个问题,所以这个工作一直在做整合,这是我们做的第一个阶段。

    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第二个阶段,是怎么样让它加深加广。去年跟今天在做月琴工作坊,主要是希望把台湾的音乐,台湾的美感呈现出来。我们现在很多都一直追求流行音乐,西洋音乐,但是我们自己的艺术,被忽略了,所以包括台湾的教科书里面,也没谈到这个,很少谈。月琴是那么长久而在地的一个乐器,为什么我们不能在音乐课程上来教呢?把当地化的文化艺术呈现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去做这一块呢?这个工作坊大概花了我十二三万台币,政府只补助5万,其他还是要自己来。因为在这边不方便,如果在台湾的话,我一定会带二十几只月琴来这里,我很喜欢现场操作,大家一起操作,一起来接触。

    作者:黄世杰(台湾台北市大安区铭传国小)

  • 【上一篇】吴瑶香:儿童歌词的形象化教学(一) 【下一篇】夏谷鸣:基于国民关键能力的外语教育思考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

    杭州网站建设| 杭州APP开发| 扫码点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