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窦桂梅:校长的职责,就是努力把教师的成长当成最高荣誉
  • 作者:千课万人  发表时间:2019-09-26 15:30:01
  •  

    窦桂梅:校长的职责,就是努力把教师的成长当成最高荣誉

     

    每天我看到不同的孩子,总在思考如何从群到类,从类到个体,再回到适合基础教育的儿童普遍规律。

    校长何为?

    也就是说,作为校长的领导力,该如何找准学校办学定位、突出儿童个性、彰显课程特色?

    我试着从三个方面和大家分享。

    校长的自我领导力

    “一个校长的自我领导力,就是不断地努力让专业锋芒化作自带光芒。”

    我想谈的第一个方面是校长的自我领导力。

    在我看来,自我的站立、自我发展的能力和自我带来的影响力构成了一个校长自身内在的领导力。自我领导者具有强烈的内生力,同时又不是盲目自大的自我,必须具备几个方面的能力或素质:即韧性与洞察力,自信心与反思性,责任感与使命驱动力等。

    从中师生到教育学博士,从当一名好教师到特级教师,从吉林市实验小学到清华大学附属小学,曾获得国家教学成果一等奖的我们,自我的领导力到底是什么呢?

    我认为,那就是努力缩短嘴和脚的距离。自我领导力不是向最牛的校长、最有资源的学校去对标,而是立足于优化国家课程,发挥自身专业长处,寻找自身的行走方式,从而形成专业的影响力。

    我个人认为,校长也须有课程意识下的课堂领导力和影响力,就不会“瞎子领着瞎子,一同掉进沟里”。不会推动变革的时候冒进跟风,不会因评价或舆论的压力而患得患失,更不会因急于出成果而盲目推进,或因看不见背后的问题而任由学校“盲人瞎马,夜半临深池”

    在语文学科专业发展道路上,从“三个超越”到“主题教学”,取得一定成绩,我认为,要把经验交给前方,即也要警惕自身专业经验的陷阱——课改不等于真的改进课堂那么简单,当然课堂也不是课程,学科教师不是学校校长。应该思考一棵树怎样转变到一片森林。
    所以,校长的自我领导力,不是因为你的专业水准而高高在上,而是应该践行《清华附小办学行动纲领》中写的“请你不要走在我的前面,我不想跟随你;请你不要走在我的后面,我不想领导你;请你走在我的身边,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的共同发展观理念。

    自我发展的校长懂得自己应该要什么,应该放弃什么,对于从课堂走出的我来讲,要永远“立足课堂”,不断在专业上发展,打出自身的“品牌标志”。

    我个人认为,一个校长的自我领导力,就是不断地努力,让专业锋芒化作自带光芒。

    “群体领导力最关键的就是价值领导力。”

    我想谈的第二个方面是校长的群体领导力。

    群体就是“我”以及“我”所在的环境。领导力就是将所有的利益相关方整合并推动起来,而构成最大的发展空间。

    那么,群体领导力到底是什么呢?

    领导者的天职是带领群体或组织实现其使命。我想这就要求领导者能够看清组织的发展路径和方向以及带领团队从现在这个地方到未来期待的地方去。但是校长不能仅仅指明方向就万事大吉,要学会管理风险,努力修炼超强的决断力和控制力,让群体声誉不再受损,在重大危机关头能够果断决策,努力控制局面,力挽狂澜。

    就群体领导力来讲,涉及范围很多,但个人认为,群体领导力最关键的就是价值领导力,因此而“动学校发展的全身”。

    价值领导力就是教师价值观的塑造,而校长的职责就是,努力把教师的成长当做最高的荣誉,应该说是从自我的领导力转向群体领导力,是我做校长近十年的一个标志。
    当然,我们要让价值观看得见,这样心中才有信仰、脚下才有力量。要想让价值观看得见,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将“立德树人”这句口号转变成教师每天“教书育人”的行走和思维方式,这个非常关键。

    围绕教师价值观的塑造,我想朝着成志教育这样的灯塔走去——“让儿童站立学校正中央”。

    如此,我们的教师就会有一个这样的价值取向:一个因品德、知识和才能而受聘,全身心投入事业,并深受学生爱戴的人;一个不断获得知识和社会经验的人;一个能够完成多项任务、振奋任务的人;一个赋予创新精神的人;一个随时都能在经验和教训中学习的人;一个从人品和才干都受到尊敬的人。

    所以,校长的群体领导力就是努力带领你的教师,进而带领学生,甚至家长,找到前行的航标和远方的灯塔,我想这是我们必须要寻找的。

    一句话,校长群体领导力的使命就是,让价值观成为办学目标的先驱,一切办学的目标都成为你为之的基础。

    校长的创新领导“想都是问题,做才是答案。”

    有了这样的群体领导力,是不是就完成了学校的常态内容呢?在我看来,还需要有一个创新领导力。你需要不断地突破与创作,但须有继承和延续,想尽办法后的再生,当然最终重点还要看你带领的学校发展了什么,优化了什么,甚至引领了什么。

    这就意味着校长必须由行为领导力转向研究领导力。这就需要校长们怎样承上启下,怎样整合各方,怎样在实践中升华梳理,怎样帮老师清晰判断。

    在面对各种困惑的时候,校长应该参与到群体中,跟进“潜水”,亲自上研究课,同时在关键时刻,或关键事件中,怎样去指导和影响群体,让他们相信这种力量带来的美好愿景。应该说,这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命题。

    在这个命题下,我想更核心的创新领导力的关键聚焦点就是儿童,从儿童成长的价值性、周期性、挑战性、融合性,在从知识学习与运用,到无边界的立体学习流程时间与空间再造,千方百计“把儿童的成长当做最高荣誉”的时候,才是我们学校存在的意义所在。

    下面我想说说,清华附小这些年来,怎样通过一次一次地推动,为儿童搭建“四轮驱动”的成长平台。

    第一轮——纵向:启程·知行·修远学段三进阶

    第一个轮子就是在小学的六年里,围绕儿童的身心发展,纵向构建“启程·知行·修远”的三进阶学段目标,低学段启程“基础牢”,尊重孩子的“天资与性情”,发挥孩子的兴趣;中学段知行“腰杆硬”,针对学生身心处于“U”型底部发展期,砥砺孩子的意志与行动,获得乐趣;高学段修远“起点高”,关注学生身体处于第二发展期、创造与逆反期,培养其理想与抱负,逐步形成自我志趣。

    总之,第一个纵向之轮,就是强调价值观元素,从学段的规律,儿童循序渐进、螺旋上升,把握儿童教育的节奏,优化教育的过程,提高教育的品质。

    第二轮——横向:“1+X课程”结构建构第二个轮子就是清华附小的“1+X课程”结构以及课程内容菜单的配给。“1+X”课程结构的“1”是指优质落实的国家基础课程,“X”是指由“1”生长的儿童个性课程。

    这个主要是指在核心学科当中,我们如何构建学科课程和活动课程,即如何完成学科教育和活动教育的两个内容。

    第三轮——横纵整合:年度主题课程群

    横纵整合之轮,我们每年度选取去世或诞辰凑整或遇五的,经过时间和岁月证明了的伟大成志榜样,通过一年周期,采取松散式、集约式、聚焦式等对学科与学科间、德育和教学,教师专业阅读与课堂整合、三学段联通以及课内和课外、家长和学校、学校和社会散乱缝隙的弥合整体建构课程,所以就有了年度主题课程群。

    第四轮——课堂动力系统:从课程领导力回到课堂领导力

    第四个轮子就是“四动课堂”,即问题驱动、情境调动、平台互动以及工具撬动,努力让儿童带着预学中的积累与困惑的自我学习中,并寻找合作伙伴解决问题,并产生新研究课题,即在一生有用知识及运用知识的实际获得中,学会管理与被管理,学会接受与创生意义,为未来人生职场规则与责任奉献中打底。

    总之,课堂之轮的第四个轮子,就是努力实现把课上好是基本的师德,让学生发生学习才是我们追求的最高尚的师德。

    以上纵向、横向、横纵整合、回到四动课堂,这四个轮子的驱动成了校长的创新领导力的意义和价值所在。至于未来怎么继续发展和迭代,都需要我和老师一起在不断发现新问题以及不断反思中,所以“想都是问题,做才是答案”,凭时间的努力,时间总是为之作证。
    可见,创新领导力,并不是校长提出一个概念或理论,教师落地执行,而是在正向方针与方向中,校长和教师和学生一起成长。其过程,校长要竭尽全力用综合能力转化出看得见的新的生产力,并在真实的学校生活中可行与践行。而这可能就是我们校长最需要的领导力。
    这里就这些年的心得来讲,我觉得校长创新领导力的特点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整合。例如整合各种资源,组织协调各种关系等能力。

    第二区分。例如在复杂问题中,能够从各学科及复杂教育情境中,剥离本质与规律性的教育内容;在具体矛盾与冲突的现象中,分清大是大非与是是非非;不卷入矛盾而是利用矛盾。

    第三是背景思维。善于联系事情来龙去脉,分析问题产生的历史原因和现状存在以及环境社会等方面的影响等。

    第四是遥远的想象。例如养成一种居安思危和愿景描绘的结合,把眼前做的事情,拉长时空,想想未来可能性与图景。

    第五是长期主义。持续坚定一个方向,认准的就坚持研究与实践下去,并善于持续反思与再梳理,这样循环往复,让研究成为我们的工作方式和习惯。

    这样的创新领导力才能让成志教育的四轮驱动从“为”到“成为”,志到图成。

  • 【上一篇】谢嘉幸:发现传统并非摒弃创造 【下一篇】李政涛:做“光明正大”的教师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

    杭州网站建设| 杭州APP开发| 扫码点餐